晴天未雨

落字无悔,我爱他们。

【策约】别怕,我在(下)


「叁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你害怕的是这个世界的指责,那就让我成为你的世界好吗?


百里守约蜷缩在冷泉里,池水冰冷刺骨,他仅仅裹着一件单薄的浴衣,且已浑身湿透,修长的身体恨不能缩成球完全浸入水中。


太热了。


百里守约牙关打颤,可双颊上浮现的却是火红。滚烫的体温被冷泉狠厉刺激着,可又丝毫不能降低体表的温度。从内燃烧的火焰,煮沸了血管里的鲜血,它们叫嚣着,折磨着百里守约健硕的身躯。高大的身体此时脆弱不堪,几乎一碰便要破碎掉。


偏僻的地下溶洞潮湿阴冷,头顶滴滴露水凝结而坠,打在头顶,作为唯一提醒着百里守约时间在流逝的标记。浑...

2018-12-09

【策约】别怕,我在(中)


「贰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不让我去,但我知道,我想待在他身边


没有了百里守约的深夜,于百里玄策而言,显得静默孤独很多。


厨房内不再有偷偷在小灶的身影,即便他晚饭强占了好几根鸡腿,没碰半口蔬菜,可也再不会有人又耐心又严厉的去批评自己。花木兰忙了一天的训练,面对自己的调皮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知是不是错觉,百里玄策总觉得花木兰望着自己的眼底有一丝不易捉摸的意味。


甚至叫他萌生出那是自己最后一顿晚餐的错觉……不然为什么队长对流露出心疼,好似因为同情而纵容掉自己的任性呢?


躺在并不宽阔的床铺上,百里玄策睡...

2018-12-09

【策约】别怕,我在(上)

小号旧文搬运,最新也是最终篇戳合集目录


「零」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虚妄带来现实的噩梦,心中的绝望远比欲望来的汹涌


热。


仿佛被放在了滚烫的开水中,身体的皮肤烧得发红,毫毛似乎都散发着烤焦的刺鼻味。奇怪的是,周围的空气又是那么冷,一阵一阵刺激着身体,鸡皮疙瘩起了一身,带着薄茧的指腹划在上面,摩擦出更多的火花。


双耳上的狼毫挨个竖起,又在扭动中被蹭的凌乱,银白色的发丝被汗水黏作一缕一缕,有的散在枕间,有的贴在通红的脸上。


健硕的身体被罩在一个并不算魁梧的黑影下,鼻尖充斥着火辣辣的味道,逆光的脸乌黑一片,望不见五官的表情...

2018-12-09

【约策】属于彼此

小号上的旧文搬运,就不打tag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-『楔子』-


阻挡他们的,所谓血缘、道德、伦理,其实统统都不存在。


因为相爱的是灵魂,那是世间万物,哪怕时间,也无法改变的事情。


-『一』-


溯回的漩涡翻卷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,周围的混沌静默无声,又时时刻刻流淌着,那些扭曲模糊的颜色互相跳跃,雪白色的魂影钻入漩涡中央的缝隙里,顷刻间消失不见。


我能听到那些低哑的哭泣声,多是处于几分留恋,阳界里遗下的牵挂之人,亡魂总是担惊受怕,为转世能不能再次相遇而忧心忡忡,他们自觉可怜,却殊不知这可忙...

2018-11-23

【约策】那些病毒所不能带走的

小号上的旧文搬运,就不打tag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*阅前注意*


1、CP为约策


2、丧尸pa,守约是丧尸,若有不适慎戳


3、大概介绍:守约在一次行动中被丧尸咬伤,经由玄策争取而没有被长城流放,而是关押了起来。玄策是一位科研人才,致力于研究能够治愈守约的药物。同时,按照约定,活人区不为丧尸提供食物,所以玄策每天都会冒险前往丧尸区寻找幸存的动物来喂食守约


他穿过一片灰蒙的世界。


昔日高耸的摩天大厦被残酷腰斩,粗糙丑陋的伤口无言诉说痛苦和身体经历的灾变,道路上玻璃碎块四处散...

2018-11-23

最近避下风头,暂时锁车,想看的朋友们加我的私人群去群文件里找吧。

群号:693941432

答案:骨科大法好

2018-11-19

【百里骨科】初恋33天(8)

澄清一下,我没忘记这个坑【乱哭】

前篇戳文末合集目录

————


两人的拌嘴持续了至少有一分多钟,绝影神枪和兰陵王恨不能把看家本领都掏了出来,只为刺激一下对方在照顾百里玄策这件事上的不是。


然而这可难为了百里玄策,缩在那边的墙角里听着他们口中的自己变得“面目全非”。


衣不遮体、蓬头杀马特、饮食不规律、个头不高、不稳重……百里玄策两眼泪汪汪地啃着手里的沙兔肉,内心苦的很。守约哥哥,师父,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说了,原来玄策在你们眼里这么差劲的么?我好难过。


最终,绝影神枪一手掐腰,一手指向背后委屈巴巴的百里玄策,吐出的话语让自己最终带来了胜...

2018-11-11

【策约】今天的守约吸猫了吗?没有

许久不曾的更新。策约还是好好吃啊~


灵感来自沈梦溪的官方爆料:沈梦溪为了报复守约,其中一个想法就是要想办法让守约变成吸猫势力。于是就诞生这个脑洞。


*阅前注意*

1、原皮策约,原故事背景基础

2、我流策约,或有ooc

3、我好想吸猫啊!!沈梦溪的语音太可爱了!!【x


|一|

“喵呜……”青石垒砌而成的厨房匆匆跑出一只橘黄色的矮小身影,捂紧头顶被敲起的巨大红包,疼的龇牙咧嘴,尾巴上的猫毛也跟着连连竖起。


伴随他匆忙脚步的,则是另一个坦然自若的身影,他身姿高挑,望着一溜烟跑没影的沈梦溪,形状完全不同的兽耳与长尾轻颤晃动,狭长赤红双眼露出三分气...

2018-10-28
1 / 5

© 晴天未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